智媒时代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困境及改善路径研究
Research on Social Media Use Dilemma and Improvement Path of Rural Elderly in Intelligent Media Era
DOI: 10.12677/ass.2024.137560, PDF, HTML, XML, 下载: 130  浏览: 164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吴 超, 费 军, 梁 雪, 宋星晓, 张皓月, 张素芹:合肥经济学院财管学院,安徽 合肥
关键词: 智媒时代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Intelligent Media Era Rural Elderly Social Media
摘要: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率越来越高,农村地区被卷入其中已不可避免。智媒时代,农村老年人的数字融入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话题。借助社交媒体的使用,可以拓宽农村老年人的信息获取渠道、促进他们的社交联系、改善他们的心理健康。然而,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并非一帆风顺,存在主动使用意愿不强、支持力度不够、网络环境不友好等问题,需要采取开展适老化改造,帮助农村老年人树立自信心、多方联动齐助力,加大对农村老年人的支持力度、优化网络环境,降低农村老年人网络安全困扰等多种措施帮助农村老年人正确使用社交媒体,充分享受到网络社会的红利。
Abstract: With the increasing penetration of the Internet, it is inevitable for rural areas to be involved in it. In the era of intelligent media, the digital integration of rural elderly people has become a focus of social attention. With the use of social media, the rural elderly can broaden their access to information, promote their social connections, and improve their mental health. However, the use of social media by rural elderly people is not smooth sailing, and there are problems such as weak willingness, insufficient support, and an unfriendly network environment. It is necessary to carry out age-appropriate transformations to help rural elderly people build self-confidence and work together to help them, increase support for rural elderly people, and optimize the network environment. Various measures such as reducing the network security problems of rural elderly people help rural elderly people use social media correctly and fully enjoy the dividends of the network society.
文章引用:吴超, 费军, 梁雪, 宋星晓, 张皓月, 张素芹. 智媒时代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困境及改善路径研究[J]. 社会科学前沿, 2024, 13(7): 36-40. https://doi.org/10.12677/ass.2024.137560

1. 引言

2020年,依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有2.6亿人,65岁及以上人口1.9亿人,占全国人口的13.50%,其中,老龄化水平城乡差异明显,从全国看,乡村60岁、65岁及以上老人的比重分别为23.81%、17.72%,比城镇分别高出7.99、6.61个百分点[1]。到2035年,中国农村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在农村人口中占比将达37.7%,老龄化“城乡倒置”现象进一步加剧,农村人口老龄化水平将高出城镇13个百分点[2]。老龄化趋势已成为当下社会不可逆转的趋势,随着老龄化趋势愈演愈烈,我们在关注老年人的同时不能忽略农村老年人这一特殊群体。农村老年人相对于城镇老年人而言,其生活处境更为不容易。另外,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率越来越高,农村地区也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网络已经影响人们生活的方方面年。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5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3年12月,我国网民的数量已达10.92亿人,其中,60岁以上网民群体占比15.6%,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为66.5%,农村网民规模达3.26亿人,占网民整体的29.8% [3]。农村老年人作为社会边缘人群,对社会快速发展的敏感度较低,很难赶上时代发展的潮流,对网络的了解少之又少,帮助他们顺利融入网络社会也成为当今社会关注的焦点话题。智媒时代,社交媒体是基于社会关系形成的交互平台,在这平台上,人们可以进行信息的生产、传播与互动等,已经成为当下重要的网络工具,借助社交媒体,人们既可以进行加强与亲朋好友之间的沟通互动交流,还可以享受购物、刷剧、浏览资讯等多种娱乐活动,甚至还可以自制网络内容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等。因此,农村老年人学会正确使用社交媒体可以帮助他们充分享受到网络时代的红利,对他们的老年生活具有积极作用。然而,农村老年群体的社交媒体使用并非一帆风顺,存在很多问题和挑战,需要引起全社会高度关注,社会多方力量应积极采取各种措施帮助他们正确看待和使用社交媒体。

2. 智媒时代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的必要性

2.1. 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可以拓宽其信息获取渠道

智媒时代,网络已经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脱离网络,人们的生活则会大受影响。另外,在网络社会,人们获取信息的习惯也发生较大变化,相对于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微信、抖音、微博等新兴媒体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农村老年人作为社会边缘人群,难以完全跟上社会发展浪潮,对信息的接受依旧比较依赖传统媒体,而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的使用,可以拓宽他们的信息获取渠道,进一步帮助他们顺利融入网络社会。通过社交媒体的使用,农村老年人可以了解社会最新资讯、亲友的最新动向等,同时,借助社交媒体,他们也可以学习掌握一些养生知识、健康资讯等,帮助他们以更健康的方式享受老年生活。

2.2. 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可以促进其社交联系

农村老年人信息相对比较闭塞,与外界的联系渠道主要通过电话、电视等传统媒体,社交关系比较简单,呈现单一化,与外界的联系较为被动。互联网时代,网络已经成为人们必不可少的存在,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已经习惯借助微信、抖音等社交媒体进行沟通互动,维持良好的社交关系。农村老年人主动介入社交媒体的使用,可以帮助他们与亲朋好友之间持续保持联系,同时,在社交媒体平台,他们也可以结交一些有共同兴趣的朋友,通过分享日常、评论互动等方式增强社会互动,促进他们的社交联系。

2.3. 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可以改善其心理健康

农村老年人因体力较差和经济不足等因素,很少有机会出远门与漂泊在外的亲友团聚,和亲友的联系单纯依靠电话难以缓解他们的思念之情,而亲友因生计、求学等原因,也很少有时间回去陪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他们自已一人孤零零地守在农村。长此以往下去,农村老年人对尽享天伦之乐的期待与现实的反差感较大,很容易产生心理问题。社交媒体的出现,可以帮助农村老年人提供交流平台和情感帮助,拉近农村老年人与其亲友之间的距离,借助社交媒体,他们可以随时随地与亲友进行沟通互动,尤其是视频聊天可以缓解他们的思念之情,降低他们的孤独感,改善他们的心理健康,提升他们的幸福感。

3. 智媒时代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的困境

3.1. 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的主动意愿不强

互联网时代,社交媒体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存在,聊天、购物、看剧等都可以在网上实现。通过社交媒体的使用,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办事更加高效。学会正确使用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人们顺利融入网络社会的重要标志之一。农村老年人虽然是社会边缘人群,但其生活也会深受网络的影响。学会正确使用社交媒体能够帮助农村老年人享受到网络的红利,让其老年生活更有意思。社交媒体作为智媒时代的新兴产物,其受众群主要是年轻人,农村老年人要想学会正确使用社交媒体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的记忆力、学习力、注意力等都会大幅度下降,另外,相对于城镇老年人而言,农村老年人收入存款较少,受教育程度较低,在学习接受新事物方面较为吃力。因此,受身体机能的弱化、识字阅读能力的限制等多种因素影响,农村老年人在学习使用社交媒体方面较为困难,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自信心不足,进而导致其社交媒体使用的主动意愿不强,存在畏难情绪。

3.2. 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的支持力度不够

目前,大多数地区的农村是“空心化”的现状,家中年轻人大多数在外地务工、上学,在家的时间寥寥无几,对农村老年人数字适应的过程提供的帮助十分有限[4]。农村老年人的生活交际圈较小,难以跟上时代潮流,信息接收比较滞后,对新事物的了解和接纳主要来自于亲朋好友的灌输和指导,而出于生计、求学等考虑,家中年轻人往往会选择外出打工、上学等,留在家中陪伴和系统指导老年人使用社交媒体的时间很少,对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的支持力度不够。但是,社交媒体的使用需要掌握一定的网络基础知识,并且社交媒体页面比较复杂、操作较繁琐,使用起来有一定的难度,而农村老年人身体机能弱化、信息相对比较闭塞、对网络的了解少之又少,学习能力较弱,在没有家人和社会等外力的帮助和支持下,仅靠自己简单摸索学习,难以学会正确使用社交媒体。

3.3. 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的网络环境不友好

互联网时代,网络成为人们发布和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借助网络,人人都可以在网上发声互动,海量信息遍布网络无形中增加了把关难度,网络诈骗、网络谣言、虚假广告等混入其中,导致网络信息真假难辨,容易产生网络安全困扰。2018年人民网与腾讯公司联合发布的《中老年人上网状况及风险网络调查报告》显示,网络谣言、虚假广告、网络诈骗与低俗色情是中老年网民群体遭遇占比最高的四类风险。其中,网络谣言对老年人的影响最大,绝大多数老年人在生活中都曾遭受过不同程度的网络谣言误导和伤害[5]。农村老年人由于见识少、对网络不了解等原因,面对不友好的网络环境,在使用社交媒体时,难以科学正确地分辨网络信息,很容易受网络谣言、网络骗子等影响,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损失,甚至会影响他们的身心健康。

4. 智媒时代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的改善路径

4.1. 开展适老化改造,帮助农村老年人树立自信心

随着老龄化趋势愈演愈烈,开展社交媒体的适老化改造成为一项紧急的任务。适老化设计的概念原本是指在生活住房,或在医院、商场、车站等公共服务领域中充分考虑到老年人的身体状态,设计出更有利于老年人适应的产品,包括实现无障碍设计,引入一键急救系统等,从智能设备或产品服务的研发出发,降低老年群体在现代化生活中遭遇智能技术障碍的概率[6]。目前,社交媒体的主要受众群是年轻人,其设计更多是考虑年轻人的软件使用需求。随着老年人介入网络社会,社交媒体的设计需要兼顾老年人的需求,尤其是要考虑到农村老年人的现实需求。对于农村老年人来讲,社交媒体的使用需要考虑到他们的身体机能弱和教育程度较低等情况,可以增设放大字体、语音播放、方言识别、页面简化等多种功能以更加贴切他们的实际使用求。另外,考虑到企业对相关社交媒体软件开发的功能越来越多,这些功能对农村老年人来说并非都是完全有用的,比如一些办公功能等,企业可以考虑单独设计一款专属于农村老年人的简易版的社交媒体软件,去除掉与农村老年人无关的功能。同时,农村老年人在使用社交媒体时对网络安全比较担心,害怕上当受骗,造成财产损失,在设计社交媒体软件时,有必要增设安全提醒设置以及和子女账号绑定等功能,减少农村老年人使用社交媒体的担忧,帮助他们树立自信心。

4.2. 多方联动齐助力,加大对农村老年人的支持力度

大力发展新型的老年教育是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实现教育现代化、建设学习型社会的重要举措,是满足老年人多样化学习需求、提升老年人生活品质、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的必然要求[7]。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的使用仅靠自己学习摸索是难以顺利掌握,而农村老年人的子女因打工、求学等因素往往难以有足够的时间教其使用。帮助农村老年人正确使用社交媒体的重任不能仅仅依靠其子女,政府、社会等多方面需要联合加强对农村老年人的教育力度。当地基层政府作为重要力量,需要高度重视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教育问题。根据实际情况,设立农村老年人的培训基地,整合当地的教育资源,加大对农村老年人教育的经费投入,通过开展培训班、公益讲座等方式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向农村老年人介绍社交媒体的正确使用方法。另外,虽然农村老年人对新兴媒体了解较少,但对传统媒体比较熟悉,当地媒体机构可以以此为渠道,借助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科普社交媒体的使用知识,另外,考虑到一些农村老年人的文化水平较低,识字阅读较为吃力,媒体平台可以借助漫画图解的方式制作社交媒体的使用手册。从目前来看,在老龄化浪潮中,城乡老龄化差异明显,农村老年人数量多于城镇老年人,因此,在社会公共资源分配方面须多向农村老年人倾斜,鼓励社会公共资源助力农村老年人教育,整合城镇教育资源开展下乡活动,拓宽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教育的学习支持能力和服务范围。

4.3. 优化网络环境,降低农村老年人网络安全困扰

网络的低门槛使得人人都有机会可以在网上发声,无形中加剧网络环境的复杂性和风险性。优化网络环境成为当下网络社会的重要任务,可以进一步帮助农村老年人降低网络安全困扰。网络环境处于不断变化当中,政府需要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政策,以法律的约束力强制网民遵守网络使用规则,同时,还需要进一步加大对各个网络平台的治理力度,加强对农村老年人网络软件使用的安全保护与监管,严厉打击针对农村老年人的各种网络犯罪行为,对针对各种老年人的网络诈骗和骚扰行为加大惩罚力度。另外,网络环境的优化,除了依靠法律的强制性外,还要善于引导网民主动作为,为净化网络环境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网络意见领袖在网络环境中具有积极重要的地位,他们的发言表态对于网络网民而言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政府要加强对相关网络意见领袖的管理,定期向他们开展培训工作,及时传递党的声音和立场,普及网络使用规范知识等,既要让他们意识到自身的影响力,也要鼓励他们做好网络声音的引导工作,尽可能地避免网络谣言的泛滥,帮助网民树立一个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网络环境的优化是一项持久战,政府需要持续关注网络环境的状况,努力为农村老年人社交媒体使用营造一个良好的网络生态。

5. 结语

在老龄化浪潮中,农村老年人作为社会边缘人群,更需要得到全社会的重点关注与支持。另外,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无法有效融入网络社会会给人们生活带来诸多不便,农村老年人作为网络社会的一份子,其数字融入已逐渐成为他们老年生活的必修课。社交媒体时网络社会内容生产和互动的重要平台。学会正确使用社交媒体是农村老年人有效融入网络社会的重要标志,可以使得他们的老年生活更加幸福、更有成就感。然而,帮助农村老年人学会正确使用社交媒体并非一帆风顺,存在很多问题和挑战,需要全社会各方面力量协同助力,才能取得理想的效果。

基金项目

2023年省级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S202313616001);2023年省级科研项目(2023AH052430)。

参考文献

[1] 国家统计局. 国务院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接受中新社专访[EB/OL].
http://www.stats.gov.cn/sj/sjjd/202302/t20230202_1896487.html, 2024-05-04.
[2] 中新网. 老龄化“城乡倒置”现象加剧中国进一步推动农村互助养老服务[EB/OL].
http://www.chinanews.com.cn/gn/2021/12-08/9625072.shtml, 2024-05-04.
[3]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第5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EB/OL].
https://www.cnnic.net.cn/n4/2024/0322/c88-10964.html, 2024-05-04.
[4] 李思思. 数字反哺: 老年人微信使用中的数字鸿沟与代际支持[N].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9-08-01(003).
[5] 武宜娟. 积极老龄化视角下老年人的网络参与[J]. 学术交流, 2021(5): 141-155.
[6] 徐碧珺, 崔天剑. 适老化智能产品的设计与开发策略[J]. 工业工程设计, 2020, 2(3): 99-103.
[7] 国务院办公厅. 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 [EB/OL].
https://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6-10/19/content_5121344.htm, 2024-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