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学与应用  >> Vol. 9 No. 3 (June 2020)

父母教育方式与大学生关系的统计调查研究
A Study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arental Rearing Patterns and College Students

DOI: 10.12677/SA.2020.93035, PDF, 下载: 77  浏览: 168  科研立项经费支持

作者: 霍 冉, 张紫藤:内蒙古农业大学理学院,内蒙古 呼和浩特;王晓丽:内蒙古财经大学统计与数学学院,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关键词: 统计调查父母教育方式列联表分析Logistics回归分析Parental Rearing Patterns Contingency Table Analysis Logistics Regression Analysis

摘要: 如何培养子女,是所有父母重点关注的热点话题。每个家庭都避免不了要为孩子的教育问题费心费神,不惜一切送子女去各种补习班,想让自己的子女赢在人生的起跑线上,但是却不知道原生家庭才是子女最好的启蒙老师。本文以呼和浩特市高校大学生为例,采用简单随机抽样的方法,就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等方面的相关情况进行调查和研究,了解原生家庭对大学生的人格发展的影响因素,以期为父母对于子女的教养方式的问题提供一些依据。本文通过Excel、SPSS23.0、STATA 15.1等软件对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等问题做了列联表分析和logistics有序回归分析,对大学生的父母教养方式、父母文化水平和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等方面进行研究。
Abstract: How to train children is a hot topic that all parents pay attention to. Every family can't avoid wor-rying about their children's education problems. They will send their children to various cram schools and want their children to win at the starting line of life, but they don't know that the original family is the best enlightenment teacher for their children. Aiming at this situation, this paper takes the college students of Hohhot as an example, uses simple random sampling method to investigate and study the related situation of parenting style of college students, and understands the factors affecting the personality development of college students. Parents provide some basis for the question of how their children are raised. Through the software such as Excel, SPSS23.0 and STATA15.1, the paper made a contingency table and chi-square test and logistic order regression analysis on the parenting style of college students. The parental rearing style, parental culture level and the time their parents spent with their children when they were children were studied.

文章引用: 霍冉, 王晓丽, 张紫藤. 父母教育方式与大学生关系的统计调查研究[J]. 统计学与应用, 2020, 9(3): 322-334. https://doi.org/10.12677/SA.2020.93035

1. 准备工作

家庭是国家的细胞,是孩子成长的摇篮。在社会中家庭所负有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照顾年幼的子女并引导他们逐渐社会化。社会化就是年幼的子女获得重要且适当的信念、价值观及行为方式的过程 [1] [2]。本文以大学生人群为研究对象,通过大学生早年家庭环境因素和父母的养育式来探查大学生人格特征与父母教养方式之间的关系。

本文采用简单随机抽样的方法和电子版问卷发放的方式,共发放调查问卷627份,收回627份,删除无效问卷后,共获得有效问卷602份。此次调查所用问卷为封闭性问卷,因此采用事前编码的方法 [3]。具体项目编码表详情请参见附录。随后本文将问卷中每个问题对应的编码以及相关数据输入计算机中,该过程通过Excel和SPSS23.0软件来实现。数据录入后检查并修改删除有极端值的、超出范围内的以及逻辑上不一致的数据,对数据进行净化,此过程将在SPSS 23.0软件中实现。在对调查资料数据进行了相关处理之后,本文检验了问卷的信度与效度。信度分析主要利用统计量克朗巴哈α系数来进行衡量 [4] [5] [6];效度分析主要运用因素分析的方法来检测结构效度 [7] [8]。

2. 主要结果

利用SPSS软件计算了问卷中某些调查项目的克朗巴哈α系数 [9] [10] [11] (表1)。

Table 1. Reliability analysis table

表1. 信度分析表

由上表可知,各层面的克朗巴哈α系数均大于0.65,因此本问卷在研究家庭父母教养方式对子女的影响时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利用SPSS软件计算出了问卷的KMO (Kaiser-Meyer-Olkin)系数 [12] (表2)。

Table 2. KMO and Bartlett test

表2. KMO和巴特利特检验

我们由上表可以看出,问卷的KMO (Kaiser-Meyer-Olkin)系数为0.734,P值为0.000,表示该问卷的结构设计较好,达到测量指标的有效准确程度。在对搜集到的数据进行相关处理后,我们通过频数分析方法计算各描述统计量指标,绘制了频率分布条形图和饼状图。通过绘制的图形可以直观的显示观测到的调查样本数据在各个变量中的分布状况,对调查对象的父母教养方式与子女性格成长状况有整体的印象。通过对同一个问题的多个不同方面进行对比分析,我们可以更加深入地认识父母教养方式与子女的关系的影响因素和结果,为模型的构建奠定基础。

关于父母受教育状况的基本情况

Figure 1. Basic information on the level of parental culture

图1. 父母文化水平基本情况

图1所示,呼和浩特市当代大学生中大多数父母的文化水平为初中,其次依次是高中或中专、小学及以下、本科及以上。

关于父母教育子女的教养方式的基本情况

Figure 2. Basic situation of parenting style

图2. 父母教养方式基本情况

图2所示,呼和浩特市大学生的父母中绝大多数家庭采用了民主型的教养方式;其次依次是放任型和温暖型以及专制型和宠溺型的教养方式。总体上来说,大多数父母采用了合理的教育方式,采用积极的教育方式占比例较大,但是仍然存在父母采用宠溺型、专制型的教育方式,导致大学生形成消极的不良性格。

父母陪伴子女的频率的基本情况

Figure 3. Basic situation of the length of time for parents to accompany their children

图3. 父母陪伴子女时长的基本情况

图3所示,呼和浩特市大学生的父母们超过一半的人数会抽出一定的时间来陪伴他们的子女,较少的父母会没有时间来陪伴他们的子女。

大学生父母与子女的沟通交流频率的基本情况

Figure 4. Basic information on the frequency of communication between parents and children

图4. 父母与子女沟通频率的基本情况

图4所示,呼和浩特市大学生与其父母的沟通频率中,超过半数的家庭都在“隔几天有交流”的区域内;其次依次是隔几周有交流、每天都有交流;最少的情况是父母与子女几乎不交流。

大学生与其父母沟通困难的基本原因

图5所示可以非常直观的看出,大学生与其父母沟通困难的最主要原因是没有共同话题以及父母对自己的不理解。较少有父母对自己的子女比较专制。

子女的父母交流的话题的基本情况

Figure 5. The basic reasons why college students communicate with their parents

图5. 大学生与父母沟通困难的基本原因

Figure 6. Basic information on the topic of communication between college students and parents

图6. 大学生与父母交流话题的基本情况

图6所示,大学生子女与父母交流的话题最多的是生活学习状况,其次是家长里短、生涯发展、人际关系、情感状况以及其他。对于那些与父母交流困难没有共同话题的当代大学生,建议从生活学习状况与家长里短以及生涯发展这三个方面找话题沟通交流。

大学生与其父母发生矛盾的处理方式

Figure 7. Basic situation of college students dealing with their parents’ conflicts

图7. 大学生处理与父母的冲突的基本情况

图7所示,呼和浩特市当代大学生与其父母发生矛盾冲突时,绝大多数的学生选择了等和父母消气后再沟通,其次依次是回避父母、与父母冷战、直接顶撞父母、其他。说明绝大多数学生能够用最佳的处理方式来解决与父母的矛盾冲突问题。

利用列联表分析方法 [13],从当代大学生与父母之间的三个层面来探究两者之间的相关关系。

Table 3.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f parental culture level and accompanying children

表3. 父母文化水平与陪伴子女时长的描述统计

Table 4. Analysis of the linguistic table of parental literacy level and the length of accompanying children

表4. 父母文化水平与陪伴子女时长的列联表分析

表3表4的列联表分析的结果显示,卡方检验的P值小于0.05,说明我们可以在5%的显著性水平上拒绝原假设:大学生父母文化水平的高低与儿时陪伴子女的时长是独立的。可以看出,在一个家庭里,父母的文化水平与儿时陪伴子女的频率是相互关联的。

该项目所研究的变量为有序变量,有序变量之间的有序关联性的大小可以用γ统计量和Kendall τb统计量来描述。又因为表中显示统计量和Kendall τb统计量的关联系数都显著为正数,即gamma = 0.2037,Kendall’s τb = 0.1315,说明父母文化水平与儿时陪伴子女时长存在显著的正相关。

Table 5.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f parental culture level and communication frequency

表5. 父母文化水平与交流频率的描述统计

Table 6.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of the contingency table of parents' cultural level and communication frequency

表6. 父母文化水平与交流频率的列联表分析结果

表5表6中列联表分析结果显示,卡方检验的P值为0.001,小于0.05,拒绝原假设,即在一个家庭里,父母的文化水平和子女与其的沟通频率是相互关联的。又因为表中显示γ统计量和Kendall τb统计量的关联系数都显著为正数,即gamma = 0.1803,Kendall’s tau-b = 0.1213,这说明父母文化水平和子女与其沟通频率存在显著的正相关。

Table7.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n the level of parental culture and whether parents fulfill their commitments

表7. 父母文化水平与父母是否履行承诺的描述统计

Table 8. Analysis of the literacy level of parental literacy level and whether parents fulfill their commitments

表8. 父母文化水平与父母是否履行承诺的列联表分析结果

表7表8所示,卡方检验的P值为0.003,小于0.05,拒绝原假设,即在一个家庭里,父母的文化水平与其是否履行承诺是相互关联的。又因为表中显示γ统计量和Kendall τb统计量的关联系数都显著为正数,即gamma = 0.2006,Kendall’s tau-b = 0.1168,这说明父母文化水平与其是否履行承诺存在显著的正相关。

利用列联表分析方法对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与其影响因素的数据进行了相关研究,建立了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与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父母交流频率、父母对子女做决定的干扰程度、子女处理矛盾方式、父母是否履行承诺这5个方面的卡方独立性检验及相关性测量统计量。

Table 9.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f parenting style and companion duration

表9. 父母教养方式与陪伴时长的描述统计

Table 10.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of the contingency table of parenting style and companion duration

表10. 父母教养方式与陪伴时长的列联表分析结果

表9表10所示,卡方检验的P < 0.05,拒绝原假设,即在一个家庭里,父母的教养方式与儿时陪伴子女时长是显著关联的。

Table 11.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n parenting style and frequency of communication

表11. 父母教养方式与交流频率的描述统计

Table 12.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of the contingency table of parenting styles and communication frequency

表12. 父母教养方式与交流频率的列联表分析结果

表11表12所示,卡方检验的P值小于0.001,说明我们可以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拒绝原假设:大学生父母教育子女的方式和子女与父母的交流频率是独立的。可以看出,在一个家庭里,父母的教养方式和子女与父母交流的频率是相互关联的。

Table 13.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n parenting style and degree of interference decision

表13. 父母教养方式与干扰决定程度的描述统计

Table 14.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of the parental parenting style and the degree of interference decision

表14. 父母教养方式与干扰决定程度的列联表分析结果

表13表14所示,卡方检验的P值小于0.001,说明我们可以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拒绝原假设: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和父母对子女做决定的干扰程度是独立的。可以看出,在一个家庭里,父母教育子女的方式和父母对子女做出决定的干扰程度是相互关联的。

Table 15. Descriptive statistics of parenting styles and ways of dealing with contradictions

表15. 父母教养方式与处理矛盾方式的描述统计

Table 16.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of the contingency table of parenting styles and ways of dealing with contradictions

表16. 父母教养方式与处理矛盾方式的列联表分析结果

表15表16中的列联表分析结果表明,卡方检验的P值为0.001,小于0.05,拒绝原假设即父母教育子女的方式与子女对矛盾冲突做出反应的方式是相互关联的。

Table 17. Parental parenting style and description of compliance with commitments

表17. 父母教养方式与是否遵守承诺的描述统计

Table 18. Analysis of the results of the contingency table of parental parenting style and compliance analysis

表18. 父母教养方式与是否遵守承诺的列联表分析结果

表17表18所示,卡方检验的P值小于0.001,说明我们可以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拒绝原假设: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与其遵守承诺方面是独立的。可以看出,在一个家庭里,父母的教养方式与其是否遵守承诺是相互关联的。

利用列联表分析方法对大学生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与父母和大学生沟通频率的描述统计数据进行了相关研究,建立了大学生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与父母和大学生沟通频率之间的卡方独立性检验及相关性测量统计量。

Table 19. Descriptive duration and communication frequency description statistics

表19. 陪伴时长与沟通频率的描述统计

Table 20. Analysis of the contingency table of companion duration and communication frequency

表20. 陪伴时长与沟通频率的列联表分析结果

表19表20所示,卡方检验的P值小于0.001,说明我们可以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拒绝原假设: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与父母和子女沟通频率这两方面是独立的。可以看出,在一个家庭里,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与父母和子女交流频率之间是相互关联的。

该项目所研究的变量为有序变量,有序变量之间的有序关联性的大小可以用γ统计量和Kendall τb统计量来描述。又因为表中显示了除卡方统计量之外的关联系数,所有的系数都是显著为正,即gamma = 0.5956,Kendall’s tau-b = 0.3832,说明儿时父母陪伴子女的时长与父母和子女的沟通频率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

运用了STATA 15.1软件 [14],对父母文化水平与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和子女与父母沟通频率这两个方面进行了有序结果的累积比数logistics回归分析。分析过程如下。

Table 21. Logistics description statistics of parental education level and companion duration

表21. 父母文化程度与陪伴时长的logistics描述统计

上述表21是大学生父母文化程度与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的描述统计,表中可以很直观的看出变量A:父母文化水平与变量B: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的对应频数。

Table 22. Logistics description statistics of companion duration and communication frequency

表22. 陪伴时长与沟通频率的logistics描述统计

表22是儿时父母子女陪伴时长及子女与父母沟通频率的描述统计,表中可以很直观的看出变量A: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与变量B:子女与父母的沟通频率的对应频数。

3. 结论

健全的道德人格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对青年的本质要求,影响青年道德人格的形成是复杂的,它受家庭、学校、社会等因素的影响,而本文仅从父母教养方式的角度,来探讨和研究如何运用正确的父母教养方式来培养青年健全道德人格的途径和策略,对促进青年道德人格的发展起积极促进与精神指导的作用。

在统计分析过程中,本文的研究结果如下。

1) 大学生父母文化水平从低到高与三个方面存在显著正相关,这三个方面分别是:儿时父母陪伴子女时长、子女愿意与父母的交流频率、父母是否履行对子女的承诺;

2) 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与儿时陪伴子女时长、与子女交流频率、对子女做决定时的干扰程度、子女处理与父母的矛盾冲突的方式这四个方面有着显著的相关性;

3) 大学生儿时父母陪伴时长和父母与子女沟通频率这两方面存在显著正相关;

4) 随着父母文化水平的提高,儿时父母陪伴子女频率也随之提高;

5) 儿时父母陪伴子女的频率越高,大学生子女越倾向于和父母交谈。

基金项目

内蒙古自治区高等学校科学研究项目(NJZY17064)。

附录

项目编码表

参考文献

[1] 张喜艳. 大学生人格特征与家庭环境及父母养育方式的相关研究[D]: [硕士学位论文]. 长沙: 中南大学, 2008.
[2] 史琼. 大学生社会责任感与心理健康、应对方式及父母教养方式的关系研究[J]. 中国全科医学, 2018, 21(13): 109-113.
[3] 苗苗, 杨轶男, 胡晓斌, 等. 家庭环境与父母教养方式对大学生课堂手机依赖症的影响研究[J]. 中国校医, 2018, 32(2): 81-86.
[4] 陈小华, 李祈霖. 大学生孤独感与父母教养方式的关系研究[J]. 文化创新比较研究, 2018, 2(26): 34-36.
[5] 左晓阳. 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人格与人际关系障碍的关系[D]: [硕士学位论文]. 芜湖: 皖南医学院, 2018.
[6] 郑 艺璇. 大学生父母教养方式与人际冲突处理风格的相关研究[J]. 校园心理, 2017, 15(6): 33-35.
[7] 吴志斌. 大学生积极发展与父母教养方式、自我价值感关系研究[J]. 重庆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8, 35(4): 123-128.
[8] Zhang, L., Zhao, Y. and Wu, R. (2014) The Relation between College Students' Frustration Coping Way and Parental Rearing Styles. Modern Preventive Medicine, 41, 1249-1254.
[9] Cha, N. and Kim, Y. (2011) Relationship between Personality and Parental Rearing Attitudes Perceived by Nursing College Students. Journal of Korean Biological Nursing Science, 13, 283-290.
[10] 郑秀瑾, 张晓丹, 宫郑, 等. 562名中小学生家庭互动状况及相关因素[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07, 15(12): 1085-1087.
[11] 陈艳, 时秋芳, 古桂雄. 611名青少年人格特征与家庭环境关系探讨[J]. 中国妇幼健康研究, 2007, 18(5): 360-362.
[12] 刘秀芬, 钱铭怡, 黄悦勤, 等. 重点与普通大学新生的父母养育方式和家庭环境调查分析[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004, 18(8): 541-543.
[13] 李建伟, 曹光海, 余鹏, 等. 家庭环境因素与特殊大学生成就动机的关系研究[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07, 15(1): 52-54.
[14] 朱敏. 父母养育方式对大学生情绪稳定性的影响研究[J]. 中国校医, 2008, 22(1): 3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