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EM  >> Vol. 8 No. 3 (May 2019)

    新时期中国国有企业改革趋势观察
    Ob-servation on the Reform Trend of Chinese State-Owned Enterprises in the New Period

  • 全文下载: PDF(463KB) HTML   XML   PP.127-130   DOI: 10.12677/SSEM.2019.83018  
  • 下载量: 164  浏览量: 452  

作者:  

吴雄甫:北京市地质矿产勘查开发总公司,北京

关键词:
新时期国有企业改革 New Era State-Owned Enterprises Reform

摘要:

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程中,国有企业改革取得了巨大进展,为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增强中国综合实力作出了重大贡献。近年来,国有企业改革在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企业制度建设、市场经营化机制完善等方面取得了成效。新时期,在推动我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和迈向中高端水平、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进程中,国有企业必须坚持混合所有制改革和高水平开放、加快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努力来促进国有企业持续健康发展。

During the 40 years of China’s reform and opening up, the reform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has made great progress and made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promote China’s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and enhance China’s comprehensive strength. In recent years, the reform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has achieved results in the reform of state-owned assets supervision system, mixed ownership reform, enterprise system construction, and market operation mechanism. In the new era, in the process of promoting China’s economy to maintain medium-to-high-speed growth and moving toward the middle and high-end level, perfecting and developing the socialist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realizing the Chinese nation’s great rejuvenation of China, state-owned enterprises must adhere to mixed ownership reform and high-level openness and accelerate the transformation from management enterprises to management capital to promote the sustainable and healthy development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s.

1. 引言

改革开放40年以来 [1] ,中国国有企业通过“放权让利”、“制度创新”、“国资管理”三个阶段的探索、创新、改革,从原来的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企业制度,转变为社会主义市场体制下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现代企业制度。国有企业改革已经取得了巨大进展,总体上同市场经济相融合,运行质量和效益明显提升,为推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开拓国际市场、增强中国综合实力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国有企业仍然存在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针对企业制度不健全,国有资产监管体制不完善、国有资本运行效率不高、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新时期国有企业的全面深化改革进行了战略部署,明确国有企业在新时期的改革方向。

2. 国有企业改革成效

2015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下发。随后,相应配套文件陆续发布,例如《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重点任务分工方案》、《关于支持国有企业改革政策措施梳理及相关意见》《国务院国资委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方案》等,深化改革的主体制度框架初步确立,新时期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1 + N”指导政策体系逐步形成。

在国有资产监管体制改革方面,改革加速推动 [2] [3] 。这包括国资监管机构加快转变职能、推进简政放权和规范自身监管行为,经营性国有资产集中统一监管工作持续推进,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监管力度有效加强,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管理制度逐步完善,改组或组建了一定数量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2014年7月以来,从中粮集团、国投集团等8家中央企业试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到诚通集团、中国国新启动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目前国务院国资委选择了10户中央企业开展两类公司试点。各地国资监管部门也积极探索,先后在122家地方国有企业开展了两类公司相关试点工作,进一步优化国有经济布局,提高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营效率。

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进入新阶段,呈现出步伐加快、领域拓宽的良好态势,国有资本和其他各类所有制资本取长补短、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良好局面不断深化 [4] [5] 。截至2017年底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及各级子企业中,混合所有制户数占比达到69%,省级国企混合所有制户数占比达到56%。其中,商业一类央企混改比例已超过七成,建筑、房地产、制造、通信、批发零售5个行业混改户数占比分别达到87%、80%、75%、74%和72%。2018年,央企和地方企业又新增2880户混改企业。

在现代企业制度建设、市场经营化机制完善方面取得进展。针对现代企业制度不健全,国资委大力推进外部董事占多数的董事会建设,有83家中央企业已经建立了规范的董事会,15,035户中央企业所属的二、三级单位建立了规范的董事会。针对市场化经营机制不完善,着力在市场化选人用人、强化中长期激励上下功夫,有46家中央企业对3300多名经理人实现了契约化管理,在控股的81家上市公司实行了股权激励。

企业办社会、包袱沉重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国国有企业。推进企业剥离办社会职能领域的改革,是全面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任务、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举措,也是提升公共管理服务水平、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重大民生工程。2018年,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工作取得积极进展和显著成效,全国国企“三供一业”和市政社区管理等职能分离移交、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总体进度达到90%左右,消防机构分类处理全面完成,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和厂办大集体改革有序推进。

3. 国有企业改革趋势

2017年10月,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明确国企改革的方向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混合所有制经济被赋予前所未有的高度,国有企业改革随之进入新时代。国有企业改革在新时期要走好“未来之路”,必须坚持混合所有制改革和高水平开放、必须加快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相匹配的世界一流企业。

3.1. 探索企业当建与现代企业制度有机融合

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我国国有企业的光荣传统,是国有企业的“根”和“魂”,是我国国有企业的独特优势。把企业党建有机融合于公司治理之中,把管党治党的责任体系和现代企业制度的市场化运作机制有机结合起来,是建设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的时代要求。

要坚持从三个方面推进。一要推进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建设。重点是推进党委(党组)和董事会建设,在公司制的治理关系中,建立健全权责对等、运转协调、有效制衡的决策、执行和监督机制,充分发挥董事会的决策作用、监事会的监督作用、经理层的经营管理作用。关系企业政治方向和重大战略性的决策,党委(党组)要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在事关方向和全局的事项上行使决定权和监督权,例如企业的经营方针、中长期规划、年度预决算事项、重要的规则制度,等等,须经党委(党组)讨论把关,并负责监督经理层的执行落实,提出考核奖惩意见。从而保证党组织的领导作用的发挥。二要推进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分层分类管理制度建立。要适应市场需要,大力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推行企业经理层的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党委进行政治方向把关和用人导向的把控,负责人才规划的审定、用人标准的确定、政治审查等,行使否决权和监督权,但不干预公司治理层级的具体用人权。三要推进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企业分配制度逐步完善。国有企业的薪酬分配,要兼顾激励与约束、效率与公平,还要体现企业的一般规律和国有企业的特点。总的来说,国有企业要形成以效益为导向的企业工资决定机制和正常增长机制,在全员考核评价的基础上实行分配和奖惩机制。

3.2. 坚持混合所有制改革和高水平开放

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要由政策向行动转变、由“混”向“改”转变。国企“混改”发展至今,已经在“混改”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混”的经验,当前国企“混改”不仅在数量上不断提高,在范围上也从竞争性领域扩展到垄断领域,国企“混改”已经开始注重实质效果。当前及未来要真正“增强微观市场主体活力”,而不是为改革而改革。而是,要在“混”的基础上,进行深层次的“改”,即在国有资本授权机制、董事会治理模式、职业经理人、员工中长期激励机制等方方面面进行配套改革,才能保障“混改”效果逐渐显现。新时期将积极稳妥推进装备制造、船舶、化工等领域企业战略性重组;持续推动电力、有色金属、钢铁、海工装备、环保、免税品等领域专业化整合。

中央企业和国有企业需要在新一轮高水平开放中把握机遇,既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走深走实、在提升全球竞争力上持续用力,也要通过强化内控体系、完善风险防控与合规管理等措施来强化海外风险防控。

3.3. 加快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

促进国资监管职能转变,加大“放管服”改革力度,对深化国企改革、激发企业活力,具有重大牵引作用 [6] 。以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为例,目前各级国资委已经选择了21家中央企业和122家地方国有企业开展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在试体制、试机制、试模式等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未来将进一步加大授权力度,建立授权调整机制,探索将部分出资人权利授予试点企业。推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进行组织架构调整、管控模式改革,进一步打造市场化运作专业平台,在国有经济战略性重组和布局结构优化中发挥更大作用。

营造良好的国企改革外部环境一方面需要大力推进国有经济管理体制的改革进程,形成“国资委–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国有资本参股或控股企业”多层次的国有资本管理体制,降低政府对企业经营管理的干预程度。另一方面需要加快完善市场规则和相关法律法规建设 [7] 。不仅要健全市场规则,保证国有和非国有资本在产权市场上的高效和有序进退;还要在投融资政策、产业政策、行业支持等方面提供公开、公正的法律政策环境,使改革有法可依,有据可查。

4. 结语

国有企业改革是一项重大的产权制度改革,改革在过去取得了若干历史性成就,在新时期的改革过程中,国有企业要紧密结合自身实际,结合国际形势变化和发展趋势、要抓住改革的主要矛盾,对症下药,有效突破,坚定不移地深入推进国企混改,真正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文章引用:
吴雄甫. 新时期中国国有企业改革趋势观察[J]. 服务科学和管理, 2019, 8(3): 127-130. https://doi.org/10.12677/SSEM.2019.83018

参考文献

[1] 周绍朋. 国有企业改革的回顾与展望[J]. 行政管理改革, 2018, 6(11): 22-29.
[2] 黄群慧. “新国企”是怎样炼成的——中国国有企业改革40年回顾[J]. 中国经济学人, 2018, 10(1): 58-83.
[3] 杜晓臻. 浅谈供给侧改革下的国有企业改革[J]. 科技经济导刊, 2018(3): 189-190.
[4] 周新城. 《坚定推进国有企业改革》[N]. 人民日报, 2016-05-26.
[5] 黄群慧. 国有企业改革新进展与趋势观察[J]. 改革, 2017, 3(4): 5-14.
[6] 吴宣恭. 所有制改革应保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J]. 管理学刊, 2011, 24(5): 1-6.
[7] 邱海平. 论混合所有制若干原则性问题[J]. 学术前沿, 2014, 10(3): 4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