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  >> Vol. 8 No. 6 (November 2018)

    减税降费之中国路径的选择
    The Selection of the Tax Reduction and Fee Reduction Routing Path in China

  • 全文下载: PDF(741KB) HTML   XML   PP.242-247   DOI: 10.12677/FIN.2018.86028  
  • 下载量: 155  浏览量: 630  

作者:  

武 美,孙红梅: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上海

关键词:
减税降费绩效和影响未来方向The Tax Reduction and Fee Reduction Performance and Impact Future Directions of Further Reform

摘要:

在经济和贸易全球化的环境下,减税成为了各个国家税制改革的重点,近些年来,各国推行众多减税降费的政策,以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税负水平。本文以我国减税降费的政策为基础,探讨这些政策带来的影响和未来进一步改革方向。2018年,在中美贸易摩擦的环境下,我国推行了各类减税降费政策,以此来提高企业竞争力,促进其发展,同时扩大人们的就业机会,提升居民的消费能力,但我国税负水平还有一定的降低空间,减税降费的力度仍有加大的可能。

In the environment of economic and trade globalization, tax reduction has become the focus of tax reform in various countries. In recent years, various countries have implemented a large number of tax reduction policies in order to reduce the tax burden of enterprises and individuals. Based on the tax reduction and fee reduction policies in China,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impact of these policies and the direction of further reform in the future. In 2018, under the environment of Sino-US trade friction, China has implemented various tax and fee reduction policies in order to improve the competitiveness and development of enterprises, at the same time to expand people’s employment opportunities and enhance residents’ consumption power. However, the level of tax burden in China still has some room for reduction, and the intensity of tax reduction and fee reduction is still possible.

1. 减税降费的国内外现状

根据世界银行测算结果,2005年以来,全球企业税率呈现明显下降趋势,中国、日本、欧盟和亚太等非高收入地区国家的企业税率都有不同幅度下降。2016年以来,减税更是被很多国家作为税制改革的主题词。

去年特朗普政府税改新政,让减税再一次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掀起了一股热潮,它不仅是美国近30年来最大的减税计划,而且对全世界产生了重大的影响。税改新政规定,简化和降低个人所得税,个税税率由7档降为3档,最高税率由39.6%降到33%,个人和家庭的起征点分别由原来的6300美元和12,600美元提高到12,000和24,000美元;企业所得税由35%降到21%,并给企业海外利润汇回给予大幅优惠,仅开征低至10%的特殊“回国税”1。美国财政部10月15日发布了报告,2018财年联邦政府财政赤字达到约7790亿美元,,增幅高达17%,创下2012年以来的新高,其中财政赤字增加的部分原因是公司税减少了760亿美元,下降22%2。特朗普税改新政虽然让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加大,但是却为美国企业减少了税收支出,降低了企业的税负水平,为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惠利。

美国减税方案落地后,日本紧接着将企业所得税税率降至25%左右,并且预计将致力于创新技术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将降至20%左右。在美日之前,欧洲各国早已提出各种减税降费政策促进企业经济的发展。英国推出一系列减税政策降低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同时还计划把企业税率从现行的20%降至15%以下。法国2018年强制性征税金额将减少约70亿欧元,其中60亿欧元拟以“企业竞争力和就业净纳税额减税优惠”方式给予企业。德国2017年1月宣布对税制进行彻底改革,通过减税政策每年为企业和经济发展减负150亿欧元。今年2月,澳大利亚财长莫里森提议削减价值650亿澳元的企业税收,即到2026~2027年度,所有公司的公司税税率从30%降至25% [1] 。这些国家通过降低个人和企业所得税税率,削减企业的税收项目,加大对企业的扶持力度,以此来带动企业经济的发展,从而提高国家的总体经济水平。

近些年,我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税费改革政策,2018年连续出台多项减税、降费措施,为企业减税降费。今年3月,国务院推出增值税深化改革的进一步措施,降低原来的增值税税率,为制造业和其他行业提供更多的优惠政策;9月,新个税法出台,从10月1日开始试行,可以降低个人所得税的税负,提高减税的绩效,此外,还推出了一些对高新技术企业和小微企业具有针对性的扶持政策,以此推动企业的发展和产业的升级,提升企业产品市场竞争力,优化营商环境,通过税收的减法带动企业经济效益的加法和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乘法。

2. 减税降费政策的影响

1) 降低企业税负,促进企业发展

我国企业的税负一直以来在全世界范围内都算是水平较高的,加之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成本上升、房地产泡沫带来的土地成本居高不下、金融过度虚拟化带来融资成本激增,我国企业的税负环境并不乐观。近几年来,国家通过各项减税降费的政策为企业降低税收压力,促进企业更好地发展,其中绩效最为突出的便是“营改增”政策的推进实施。“营改增”自2016年5月1日实施以来,取得了卓越的成效,2017年全年共减税9186亿元,比2016年增加3450亿元。国家税务总局9月13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5月1日起实施的增值税改革,将原适用17%税率的制造业等行业和11%税率的建筑业、交通运输业等行业税率,分别下调1个百分点,减税政策效应自6月份申报期开始显现,6月至8月累计减税959亿元。从7月份起,对18个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行业以及电网企业开展增值税留抵税额退税工作,7月至8月共办理留抵退税786亿元。两项合计减税1745亿元3

企业通过增值税额抵扣,降低了税负水平,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企业税负,“营改增”助推了实体经济的发展,让企业获得了巨大的政策红利,对于那些积极拓展“走出去”业务的服务业企业来说,营改增衍生的服务贸易出口免税政策,更能让企业以不含税的价格“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 [2] 。另一方面,“营改增”解决了制造企业外购服务不能抵扣、服务企业外购货物和劳务不能抵扣的问题,为传统产业链的延长拉伸提供了广阔空间,也为新业态的产业分工细化创造了有利条件。

2) 提高产品竞争力,提升出口水平

现阶段我国制造业高端部分竞争力微弱,主要以中低端的价格优势生存。在去年,特朗普政府推出税改新政,规定边境调节税允许扣除劳动力成本,而我国的增值税税基包括了劳动力成本,所以我国制造业税负成本会相对提高,这对于我们国家的企业来说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产品竞争力,不利于外向型企业“走出去”的发展。近些年来,国家致力于提高我国企业产品的国际竞争力,让企业产品能够更具优势地对外出口,包括实行“出口退税”政策,加快退税进度,让企业切实享受减负所带来的效益,如自2018年10月1日针对综试区电子商务出口企业出口未取得有效进货凭证的货物,同时符合一定条件的,试行增值税、消费税免税政策。这些政策降低产品出口成本,使出口物品以含较少的税甚至以不含税的价格走向国际市场,以此提升产品的竞争力,这些优惠政策推动了了企业“走出去”的积极性,维持了对外贸易的稳定和增长。

经过改革开放以来40年的发展,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4.1万亿美元,居世界首位;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6956.8亿美元,居世界第二位;吸引外商投资1363亿美元,居世界第二位4。虽然我们国家主要以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为主,但是从以上数据,我们可以看出近些年来我国对外出口量在不断地增大,居于世界领先地位,出口能力的提高离不开国家对于企业的各种政策支持,减税降费一系列政策也让企业受惠颇多,它降低了产品对外出口的成本,为企业带来了更多的利润。

3) 扩大就业机会

扩大就业机会一直都是一个大难题。一方面,通过各种税收优惠政策,企业可以在原有的基础上降低本身的用人成本,让企业有意愿扩大规模,增大用人需求,所以可以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另一方面,国家对于小微企业的扶持和鼓励政策吸引更多人加入了创新创业的队伍,以小型创业来解决自身和部分周围人的就业问题 [3] 。所以,政府通过降低企业税负,鼓励小微企业的发展来扩大就业需求量,为人们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让人们能够有更优质的就业环境。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问题,我国小微企业数量较大,为我国居民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但是小微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弱,存在随时倒闭的可能,所以需要完善全面的政策来为其撑起保护伞。因此,近些年来我们国家对于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一波接着一波地被推出和实行,从3月28日统一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将年应征增值税销售额由50万和80万提升至500万元,扩大了小规模纳税人的范围,还有进一步扩大小型微利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范围,将小型微利企业的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50万元提高至100万元5,降低小微企业的税收负担,加大对其扶持和优惠,以此助推小微企业的发展,充分发挥小微企业带动市场发展的活力作用,促进产业的多方位发展,为居民就业提供更多优质的选择,满足不同人群的就业需求。

4) 提高居民消费能力

国家一方面全力降低企业的税负水平,降低产品的生产成本,为居民提供价格合理的产品,激发居民消费的意愿,促进居民消费水平;另一方面,通过各种税收政策提高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以此来提高居民的消费能力,收入提高会提升人们的消费意愿,而提高居民收入的最直接的方法便是调整个人所得税。8月31日,新个税法经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根据新个税法,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升至每月5000元,此外还首次增加专项附加扣除项目,包括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支出,而且同时优化税率结构、调整税率级距,为个人尤其是中低收入劳动者减税降负6。此次个税改革最大的特色便是不仅仅只关注到居民的“收入端”,更注意到了“支出端”,增加专项附加扣除项目,初次建立了综合性扣除机制,此举能够让个人对于减税降费的感受更加强烈,也为以后个税深入改革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新个税的实施,极大程度上提高了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尤其是会为中低收入人群带来更大的优惠,中低收入者作为我国劳动者的主力军,提升他们的消费能力才能更好地促进我国产品市场的发展,所以减税降费带动居民消费能力的增长最终还是会作用于市场经济的发展。

5) 减少短期财政收入

减税降费一系列政策虽然会为个人和企业降低税负,但是同时也为国家的财政收入的稳定带来了一定的威胁,税收作为财政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减税降费会一定程度上通过扩大有效税基来增加政府财政收入,但是就短期内来看,减税降费会影响财政收入的增长。这是因为财政“三元悖论”原理揭示了“减税、增加公共支出和控制政府债务与赤字水平三大目标至多只能同时实现两项的小时制约”。从2012年开始,我国的财政收入增速就开始明显下降,而且近几年已经开始小于GDP的增速了,这表明我国的财政收入增长情况已经出现了下降的状况,其占政府收入的比重也有了下降的趋势。而且,政府的财政支出也在逐年增加,有些年份财政支出的增长率还会高于当年的财政收入的增长率,这无形中给政府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这也就会导致政府通过发放国债进行融资,近年来我国政府的债务总额在不断增加,增长水平也在不断提高,这对于政府的财政收支稳定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减税降费一定程度上会减少短期内的财政收入,打破政府的收支平衡,提高政府的负债水平,给政府带来经济冲击。所以,确保税收政策的合理性和可行性就显得尤为必要,在推行减税降费的系列政策时,不仅仅要关注给个人和企业带来的绩效影响,同时也要注重这些政策会给政府和国家带来的积极和消极影响,让国家、企业和个人都能在减税降费过程享受最大的利益,承担更低的风险。

3. 减税降费的未来方向

1) 调整财税结构,健全相关法规

近年来国家推行的供给制改革也承受了财政扩张带来的政府债务规模扩大、赤字增加的代价,故大幅减税并不是明智之举,还会对财政收入平衡带来巨大的压力。我国一直是以间接税为主,直接税和间接税比重一般在40:60,而多年来经合组织国家直接税和间接税比重大约为55:45,故我国可以尝试加快推进税制从间接税为主向直接税为主转型。目前我国税制改革大方向已经明确,“营改增”虽已全面展开,但是直接税改革进度还相对落后,需要加快节奏。

同时,我国整体税收法定性不强,18种税中仅有3部税法,今年耕地占用税法、车辆购置税法和资源税法三部税法的立法工作已经提上日程,但是离2020年前全面实施税法规定的目标还有很大的差距,且在执行过程中不断打补丁,无形中降低了减税绩效,这也是企业无法形成稳定预期的主要原因。在此情况下,政府需要切实采取行动,以“简明、中性、方便征管”为原则,全面修订税法,争取在2020年前全面实施税法规定。

2) 推进社保制度改革

目前我国的社保费率主要总体较高,我国目前社保费率远高于世界各国社会保险缴纳的平均水平,社保费现也已成为企业产品重要的成本组成部分和企业的一项重要支出,给企业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4] 。我国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会因为较高的社会保险缴费而降低了人工成本上的优势水平,导致企业的竞争力下降。尤其对于中小企业而言,中小企业本身的市场竞争压力巨大,经营能力有限,过高的社保缴费比例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企业的发展,甚至会导致一些中小企业由于负担过重而破产。所以,政府应该降低社会保险缴纳基数或者比例。就降低社保缴费比例而言,政府应该根据宏观经济发展形势和企业盈利能力等因素,在可行的环境下确定适当的下降幅度,而非大幅度降低;就降低社保缴费基数而言,应综合考虑企业利润因素,针对企业当年盈利实际情况,实行社会缴费基数阶梯制,尤其对于新建中小企业和经营困难的企业而言,除政策支持外,还要给予一定的财政支持,显得更为必要。

在鼓励实体经济的背景下,尤其在面对美国对我国实行贸易限制的环境下,如何让我国企业尤其是制造业能够最小程度地受到损失已成为了一大难题,其中,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或可以成为有利的武器,而社保费作为企业人工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予以重视,降低企业的社保费用势在必行。可以暂停制造业交纳五险一金的费用,由政府全额缴纳,其他企业的社保缴纳比例下调5~10个点,从表面上看,政府没有降税,但通过下调社保费比例,实际上可为企业节约用工成本30%以上,由此来为外向型企业在中美贸易战的环境下减小被加征关税的负面影响,从而提高企业的竞争能力。

3) 下调企业所得税率,适当增加税前扣除项目

在我国,对经济增长影响最大的税种便是企业所得税,自2008年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合并,企业所得税税率定为25%,一直持续到现在。较之发达国家和地区,我国企业所得税率偏高,高税率让企业的投资回报率降低,造成企业投资的意愿减弱,对于资金的运用效用也会有所降低 [5] 。所以,为了鼓励企业扩大发展和提升企业竞争力,政府应该要下调企业所得税率,由25%将至合理的20%,而且针对于劳动密集型的企业要增加优惠政策,比如针对于中小劳动密集型企业实行税收减半征收政策,或者按照更低的企业所得税率征收,这样一来,便可以为企业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所得税方面费用的负担,提高企业的盈利能力,激发企业发展动能。

目前,我们国家的企业所得税的税前扣除项目较少且扣除率较低,如研发费用扣除比例由50%提升至75%大大降低了高新技术企业的所得税负担,2018年9月20日,政府推出研发费用在已形成无形资产的情况下,在2018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间按照无形资产成本的175%在税前摊销7,这项措施将鼓励企业积极投入科技创新,加大对研发活动的支出,以此来促进企业的产业发展与升级。但是,政府还应该适当增加税前扣除项目并提高一定的扣除率,致力于从企业所得税方面为企业减负,其中研发支出扣除比例应当提升至100%,虽然政府目前已经放宽研发活动适用范围和进一步扩大研发费用加计扣除范围,但是扣除比例没有提升。提升扣除比例可以更好带动企业的产品研发和科技创新的发展,使企业投入研发的成本能够得到明显的降低,也对于企业税负降低有着重要的意义。

4) 加大关税改革力度,提高企业竞争力

始于今年3月份的中美贸易战仍在持续之中,此次贸易战主要集中在两国之间加征关税方面,当然目前看来,无论是美方加征关税,还是我国出台相关政策应对,这其中的经贸摩擦必然会影响到我国企业,尤其是部分外向型企业,可能会导致企业生产成本增加、出口销售量减少等。日前,政府表示在反制措施中增加的税收收入将主要用于受损企业及员工、鼓励企业调整进口结构等,努力将损失降到最低程度。虽然目前政府已经推出一系列政策来鼓励企业对外出口,让企业在此次经贸摩擦中的损失不断降低,但是要想提高企业的对外竞争力,缓解企业面对的经济压力,政府还需加大关税改革力度,调整出口退税率和关税结构。

我国现有的出口退税政策为企业带来了一定的优惠,并对于鼓励出口、促进出口产品公平竞争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能够带动外向型企业的出口的积极性,但仍需进一步改革调整。如政府可以加快出口退税速度,实现退税100%及时到账,目前出口退税速度太慢,因而滋生了专业退税机构,企业通过专业退税机构加快出口退税速度需要政府退税额10%~20%的费用,如果政府能加快出口退税速度,企业就能少去支付专业退税机构的费用,能够获得更多退税资金,降低了企业为资金需求带来的不必要的成本,为企业的生产发展带来更多的便利。

4. 结论

减税降费有利于刺激个人、企业等经济活动主体的生产、投资行为,进而扩大有效税基,形成政府财政收入增加与经济增长的良性循环。政府近些年来积极推进各类减税降费政策,为企业和个人减税降费的优惠程度越来越大,为企业减负绩效日益明显,促进了企业的发展,提高了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提升了整体出口水平。企业享受税收政策带来的优惠的同时,拥有了蓬勃发展的新动能,产业经济发展得到了有效的促进和推动。此外,政府也为个人降低了税收负担,提高了居民可支配收入,促进了居民消费能力,与此同时,也扩大了居民就业机会,让人们可以有更多的就业选择空间,以此来带动了纳税人纳税的积极性。

目前,虽然推出的减税降费的政策已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我国企业和个人的税收水平还是处于较高的水平,仍有一定的降低空间。减税降费的力度还有加大的可能,当然,减税降费也并非是一味地大幅度降低税率,或是扣除大量的税收项目,要综合考虑税制改革的合理性,在保证国家税收稳定的情况下,用最有效的方式推出和实行为企业和个人带来绩效更为明显的减负政策,才能够促进市场经济又快又好的发展。未来我国的减税降费的政策会日益完善,而且会越来越关注减税降费政策给企业和个人带来的绩效,只有这样,才能让企业和个人从政策中获得更多的受益,也才能更好地推进我国的税制改革!

NOTES

1数据来源:http://www.sohu.com/a/201090467_114731

2数据来源:http://finance.ifeng.com/a/20181018/16534215_0.shtml

3以上数据来源:http://www.chinatax.gov.cn/n810219/n810724/c3732097/content.html

4数据来源:中美经贸摩擦白皮书-中国政府-2018.9。

5数据来源:http://www.chinatax.gov.cn/n810341/n810755/c3377957/content.html

6数据来源于:http://www.chinatax.gov.cn/n810341/n810755/c3578208/content.html

7数据来源于:http://www.chinatax.gov.cn/n810341/n810755/c3754895/content.html

文章引用:
武美, 孙红梅. 减税降费之中国路径的选择[J]. 金融, 2018, 8(6): 242-247. https://doi.org/10.12677/FIN.2018.86028

参考文献

[1] 王文迪. 澳大利亚或将跟上各国减税步伐[J]. 金融世界, 2018(5): 106-107.
[2] 闫坤, 于树一. 开启减税降费的新时代: 以降“税感”拓展政策空间[J]. 税务研究, 2018(3): 3-9.
[3] 王智烜, 邓秋云, 陈丽. 减税降费与促进高质量就业——基于PVAR模型的研究[J]. 税务研究, 2018(6): 102-108.
[4] 程朝阳, 于凌云. 企业的社会保险缴费率是否过高: 文献回顾与反思[J]. 社会保障研究, 2017(3): 103-112.
[5] 张蕊. 减税降费, 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动力[J]. 中国财政, 2018(1): 31-33.